东风这位老人参与过一汽二汽建设,如今98岁仍心怀汽车行业!by2

时间:2021-07-31 来源: <元稹推荐访问: 描写水的诗句

十堰,曾经因“靠山、隐蔽”的地理优势成为被时代选中的“幸运儿”,成千上万名支援国家“三线建设”的人才,从全国各地涌入这片山间地,他们把工业文明带给了这片秦巴山地,也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这里。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主人公支德瑜就是其中一个,他作为当时国内顶尖李大霄的汽车技术专家,带着自己的学识与专业,带着一份报效祖国的热血,从一汽奔赴二汽,为祖国汽车行业付出了自己的大半生。

支德瑜对十堰充满感情

NO.1

留学归国的老一辈汽车人

支德瑜1923年出生在上海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其祖父是晚清民初有名的数学家支宝楠,其父亲支秉渊192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是近代著名的机械工程专家,1964年起任原第一机械工业部起重运输机械研究所副所长兼总工程师。支德瑜自小在祖父和父亲的言传身教下,便立下抗日救国和实业报国的远大志向。

1945年,支德瑜以优异的成绩从浙江大学毕业,考取中英庚子赔款公费生,前往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攻读机械工程专业。留英期间,支德瑜接触了很多进步思想,认为单纯研究课题将来回国派不上用场,应该学习更有实用价值的技能。1950年,支德瑜在英国获得硕士学位后,毅然放弃攻读博士学位,不顾英国政府的重重阻拦,取道香港,回到祖国怀抱,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中。

回到祖国的支德瑜有三个愿望:一是争取入党,二是找个发挥能力的革命岗位,三是成家。1950年12月,支德瑜被分配到汽车工业筹备组,在计划科任工程师,满腔热情地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工作后不久,支德瑜向计划科科长胡亮递交了一份自我介绍,提出入党请求。

根据苏联专家建议,筹备组成立汽车实验室,负责产品研究,搞汽车实验,支德瑜被分到材料组,研究汽车用材。

1953年起,从筹备组抽调许多工程技术人员参加一汽建设,支德瑜等老一辈中国汽车人开始了另一番艰苦卓绝的创业征程。

为支德瑜

鉴于支德瑜在英国时曾选攻过材料热处理,厂里内定他为热处理工艺技术负责人。建设初期,他领导技术干部完成了全部4个热处理车间的苏联图纸和技术资料的翻译工作,除了自己参与翻译,还逐字逐句审定全部翻译文件,确保在技术上和文字上不漏不错。此外,他还要负责车间建设和安装工程质量,组织生产人员培训上岗。

1959年,经过党组织考察,支德瑜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从1953年到1965年,支德瑜在一汽干了十二年多,带领技术团队突破了很多“卡脖子”技术。1956年7月13日,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崭新的总装线上,被毛主席命名为“解放”牌的第一辆汽车试制成功下线,结束了中国不能批量制造汽车的历史。

NO.2

无条件接受组织调遣支援二汽建设

1965年的一天,42岁的一汽总冶金师、工艺处副处长支德瑜,接到了老领导饶斌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中央决定兴建二汽,要从一汽调100名干部支援二汽,其中有你。我们在一汽共事多年,盼望你来二汽继续合作,等你很久了。”支德瑜听后毫不犹豫,回复铿锵有力,“我无条件接受组织调遣。”

1965年10月,支德瑜正式调入二汽建设筹备组,被任命为长春汽车研究所副所长及二汽材料口负责人。不久后,他的夫人——我国著名汽车内燃机教育奠基人潘承孝的女儿潘家力,也跟随工作组进入十堰参加二汽建厂工作。

支德瑜与夫人

1969年,第二汽车制造厂正式开始在十堰的群山中大规模建设。数据显示,到该年年末,仅第一汽车制造厂,志愿报名参加和支援二汽建设的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就达1273人,其中就包括孟少农、支德瑜等一大批顶尖的国内汽车技术专家。

支德瑜曾在回忆录中写到:“当时凭空筹建这样一个大厂,任务无比艰巨。新中国尚处在国际封锁之下,二汽除了产品毫无着落外,还要去三线基础设施空缺的贫困大山区落地生根。那里根本不存在一个稍有物质雏形可以利用作为二汽萌芽的落脚点。”

当时的十堰,十万建设大军住的“芦席棚”、照明用马灯,艰苦的生活考验着支德瑜等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知识分子。支撑他们的,更多的是工业强国、以身报国的使命和担当。艰难困苦面前,支德瑜时刻牢记组织对他的要求,“用中国自己的材料,造中国自己的汽车。”

(左二为支德瑜

在支德瑜和同代人的努力下,二汽材料研究和应用开创了中国汽车行业的创新先河并且技术成果累累:不仅正确选用铸铁,为刚建厂的二汽开创了全新局面,还开发出锰、硅、钒、硼、钢系列,节约镍、铬、钼等元素,和开发高强度钢板(带)和耐大气腐蚀的钢种代替传统碳素钢等材料。

当初美国福特汽车公司来访中国,在北京讲学完后,又跟二汽做了经验交流。时任福特汽车工艺所负责人哈威尔在了解到二汽的高强度钢使用比例已经超过了福特汽车后,他立即表示,“我们应当互相学习。”

他的学术论著从《汽车金属材料的技术供应分析》到《东风牌汽车选材方面的进步》,从《石油工业对汽车工业的促进作用与制约作用》到《中国汽车工业面临的挑战和合理选用汽车材料》,有的用英文著述,有的用中文叙写,篇篇都是心血的凝结。

回顾在东风工作的数十年,支德瑜谦逊地说,自己只是在完成“饶斌的托付”。事实上,他的确是尽职尽责完成了自己来二汽时的夙愿,在立足本国资源,开发应用汽车新材料、新技术,及协助供应处开拓材料供应货源和进口货源上都立下汗马功劳。

NO.3

希望余生还能为东风做一些事情

1978年,中央提出改革开放,在特定行业允许合资办厂。这对汽车企业来说是极大的鼓励,中国汽车工业最早具备国际化视野的一批企业,在全球化平台上整合世界资源,打开了自身发展的道路。

为了进一步改进产品,当时以饶斌、孟少农为主的二汽领导愿乘改革开放的机会,引进更先进的技术,这其中很多重要的项目,支德瑜都参与了,对当时二汽技术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意义。

右一为支德瑜

1989年1月,年满60岁的支德瑜接到离休通知。“我总觉得我还可以多做一点贡献。”支德瑜回忆说,但既然是组织规定,还是服从组织决定。

离休3个月后,二汽咨询委员会聘支德瑜为咨询委员,继续为二汽建设发挥余热。

东风公司也曾两次选编他写的论文、国际国内学术会上的发言稿和建言献策材料——2003年编印出版了《科技人生——支德瑜》,2014年出版了《科技人生》(第二集),这些材料为东风提供了重要的历史素材,对未来发展也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不管世事如何,父亲的一生都在做研究,绝不局限于科技领域。”支德瑜的儿子支铁眼中的父亲,是一个不断学习和探索的人。事实也是如此,直到2019年,96岁的支德瑜还坚持看书、翻译、做研究。“我很清楚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希望余生还能为东风做一些事情。”他说。

(点击视频了解更多支德瑜的故事)

后记:中国汽车工业也已走过将近70年的奋斗历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到如今开始走上强国之路。在此过程中,中国汽车工业从学习者、跟跑者,成为当今智能化、新能源方向的世界汽车工业领跑者,正是一代又一代像支德瑜这样的中国汽车人努力拼搏和奋斗的结果,我们为之骄傲自豪。如今,中国汽车工业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我们肩负着汽车产业由大变强的历史使命, 正值建党100周年,我们希望树立更多的精神标杆,让一代代汽车人不断传承奋斗精神和创新品格,更好地实现伟大的汽车强国梦。

文字整理自《东风汽车报》

END

9张图呈现!东风汽车品牌故事等你来看

五一销量大丰收!东风日产双品牌凭啥?

我为群众办实事|神龙公司把车主关爱搬到服务区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点在看

离思·曾经沧海难为水相关的描写水的诗句: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