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的山西古建!他用一幅幅“惊世画作”呼吁关注c27

时间:2021-10-30 来源: <元稹推荐访问: 描写水的诗句

原标题:风雨中的山西古建!他用一幅幅“惊世画作”呼吁关注

本周一(11日),山西省文物局通报,因强降雨及洪灾,全省共有1763处不可移动文物出现险情。平遥古城城墙坍塌、滑落达51处,太原晋祠屋面多处漏水。对于以土质、木质结构为主的古建筑,长时间的雨水是致命的。城市里保护较好的国家级文物尚且难逃一劫,那些散落在农村的古建筑,状况更是堪忧。

刘凯:这幅画画的是临汾霍州的鼓楼,上面是我们太行山的山势,虚空中有一个骑鹤的人,戴着一个古人的那种冠,就很庄子逍遥游的感觉。像这种古建筑你进去的话,就觉得它好像开天辟地的存在,不觉得会有什么不妥。这种黑白色调,让你觉得很朴素、很纯净。我作为一个山西人,就是我要把我眼中的那些古建筑画出来。新闻上说山西有1700多处古建筑都受损了,我想让大家多关注这个事情。

刘凯的印象里,这场雨从中秋节开始就没有停过。他住在临汾市浮山县的诸葛村,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这里离汾河比较远,并没有发生严重的水情。阴雨连绵了20多天,村中一些几百年历史的古建筑,陆续发现了损坏。

记者:这个目前还是相对完好的。

刘凯:它相对完好。但它其实现在我估计推它一下可能也有倒塌的危险。

记者:然后那边?

刘凯:那边已经倒塌,10月1日之前就已经倒塌了。

刘凯:大殿里面的话就是漏水,现在水痕已经比较浅了。后面的现在都还能看出来它的湿痕,尤其是有一块,雨持续的时间太长了,雨水把瓦片都浸透了,然后就顺着一层一层的木头、泥就滴下来了。像那些有塑像的那些古建筑,其实像这种情况对它们的影响非常大,因为塑像都是泥胎的。

刘凯:这个古建筑是元代的,它是公元1320年,距今已经整整701年了。很多元代建筑其实都是单檐的,悬山的,像这种是歇山顶,而且是重檐的,比较珍贵。斗拱和瓦作这块,瓦就是一条一条的下来,还有斗拱层层叠叠上去,独具美感。我画画时,也是这块最耗费我的时间。来了之后就觉得很安静,就像现在我们这里,各种鸟叫的声音,很珍贵,在目前这样电子城股票一个生活环境当中。

很多人并不知道,山西拥有全国最多的国宝级文物。元代前的木结构古建筑,75%都在山西。被梁思成、林徽因称为“最后一点点大唐余味”的唐代木结构建筑——佛光寺,也是在山西被发现的。几乎每个村子都有清代甚至更早的古建筑,一座古庙,一个戏台,几处院落。它们散落在山岭间,寂寂无闻。在这次的洪灾中,受损也最多,最为严重。

刘凯:小的时候清微观是我们一些小伙伴玩乐的地方,大家可以随便进来,当时也还没有修,就特别破败。比如说你看那些武侠小说里面,有一个古庙,它是这样的一种存在。戏台在我小的时候失火了,戏台上面那些木雕,可能是上世纪的时候,八九十年代就已经被盗。文保碑是上个月立的,我当时还很高兴,就说我的庙终于有文保碑了,因为对它感情很深。

清微观距离刘凯的家只有几十米,珍藏了他美好的童年回忆,也给他埋下了对古建的特殊情愫。高中毕业,外出打工两年之后,他返回家乡,把绘画古建筑作为主业。刘凯是县里的政协委员,连续三年都在为文物保护做提案。家门口的这块文保碑,就是他争取来的。平日里,他还是清微观的义务管理员,维护日常卫生,上报险情。

刘凯:这幅画就是叫作《真容》,它画的是我们忻州五台山的佛光寺的东大殿。中国目前只有三座唐代建筑保留,它是体量最大的一座,非常珍贵。我画的时候,是按照测绘图比例画的。斗拱的数量,还有檐角的弧度,还有这些瓦作,甚至于门板都非常接近于原物。东大殿前面的两棵松树,其实一直都比较挡视线,我画的时候就把它隐在身后,希望用我的画可以完全呈现出来那些古文当中的那种意境,那种场景,平静深邃。

从7年前开始画下第一幅古建筑,刘凯就立下了先到现场采风,再回家创作的规矩。为了寻找那些隐居在村落间的古建筑,山西省的地级市,除了吕梁和阳泉,他都走访过。他发现,在许多村落,古建筑都闭门紧锁,根本找不到管理员,只能隔着门缝,远远地看一眼。

刘凯:我非常理解这种情况,因为首先就是文管员很缺乏。甚至于很多村里现在已经没有年轻人了,都是一些老大爷在看庙,而且我知道的像一般的文管员的工资是一个月300块。很多古庙它没有评定文保等级,要给它们一个正式的归宿,拆迁或者要倒塌的时候会有人出来管。

记者:家里这个房子是哪一年建的?

刘凯:房子是2018年,18年和19年我就忙着这个事。

记者:拱门上面写着符采克炳。

刘凯:符采克炳是《文心雕龙》里面的词,我自己找的,包括旁边的漱石枕流,漱石枕流是隐居的意思。然后符采克炳是文才显耀的意思,一种文人的“迂腐”的这种情调吧。

三年前,刘凯拿着在城里可以买一套房的积蓄,在村里翻盖了房子。这是一套民国拱形风格的四合院,全部由他自己绘图设计。对他而言,这是栖息,也是情怀,更是对画了二三十幅山西古建筑的自己,最好的犒赏。

刘凯:这幅画取材于忻州五台山的大白塔,然后我站在罗睺寺门外的一个小巷。每一幅画里面都有这样一个人物,初衷都是说我自己在那儿仰望它,在那儿凝视它。你好像在和它的建造者说话,或者说你在和它曾经赞叹过它的人,跨时空地产生了一种共鸣。那些已经消逝的古建筑,我们现在有很多只能从旧照片里面去看它们。那如果没有旧照片,或者说连这样一篇辞赋都没有的时候,你只能通过一些历史史料记载,通过自己的想象去观察它们。所以说我们目前保存下来了这么多的建筑,以后时间还长,山西古建我肯定都要跑遍,在家里慢慢画。我画画也不是讲求数量的,我不辜负我画的每一幅画和它背后的古建筑的身份。

白岩松:人们常说水火无情,对于文物来说更是如此。刘凯用自己的画笔记录山西的古建筑,目的是提醒人们保护好很多已经危在旦夕的文物,而不是将来大家只能在他的画中看到这些文物。

离思·曾经沧海难为水相关的描写水的诗句: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