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最后一次参加电话会议,透露特斯拉的现状和未来县馆

时间:2021-11-06 来源: <元稹推荐访问: 描写水的诗句

原标题:马斯克最后一次参加电话会议,透露特斯拉的现状和未来

7月27日,特斯拉公布今年第二季度业绩。财报显示,特斯拉在二季度实现营收119.6亿美元,超出市场预期的112.9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60.36亿美元相比同比大增98%。公司连续第八个季度实现盈利,二季度净利润高达11.42亿美元,超出市场预期的6.4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1.04亿美元大增998%。

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同时发力,是特斯拉二季度营收大涨的主要原因。27日当晚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文件显示,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收入达28.59亿美元,同比大增104.2%;而美国仍然是特斯拉的最大市场,营收达52.05亿美元。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表示,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参加财报电话会议,除非以后有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公布。他认为,特斯拉的目标将是生产不含钴的电池,而且从长期来看,镍基电池将向铁基电池转变。

目前特斯拉正在研发4680新型电池,但受制于一些工艺问题,该款电池至今仍未能顺利量产。马斯克表示,特斯拉已成功地验证4680电池的性能和使用寿命,并将继续对其可靠性进行验证。此外,他认为车载芯片短缺的问题难以得到解决,芯片供应从根本上成为影响特斯拉车辆和储能产品产量的重要因素。

积分收入降低,比特币投资亏损,但特斯拉仍实现盈利

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依靠比特币投资与监管信贷收入而实现盈利,但在二季度公司真正依靠车辆交付和储能产品销售实现净利润的爆发式增长。二季报显示,特斯拉二季度的监管信贷收入为3.5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28亿美元同比下降17%。

特斯拉高管将公司实现盈利的主要原因归功于成本的削减。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特斯拉高管表示,在过去两年中,公司的车辆交付量增加了一倍多,这一数量的增加是由于平均售价稳定下降了10%以上。但在同一时期,特斯拉的汽车毛利率(不包括监管信贷收入)增加了近10个百分点,达到了自Model3推出以来的最高水平。“这唯一原因是,我们每辆车的平均成本降幅,超过了车辆平均价格的降幅。”

上季度特斯拉通过投资比特币赚取了不菲的收益,但二季度这一投资却出现了亏损,财报显示特斯拉出现2300万美元的比特币减值,截至第二季度末,公司持有的数字资产净值为13.11亿美元,这与一季度财报公布的数值接近。

特斯拉在向SEC递交的文件中表示,今年第一季度公司总共投资了15亿美元的比特币,而且曾接受比特币作为购买特斯拉电动车的支付方式,不过在今年5月已暂停了这种做法。截至2021年6月30日,特斯拉持有的比特币的公平市值为14.7亿美元。

高盛在特斯拉公布财报后将其目标价从860美元上调至875美元,并维持买入评级。高盛表示,尽管本季度面临众多不利因素,特斯拉仍实现了强劲的整车毛利率表现,同时公司宣布了大幅提高产能的计划,有望逐步靠近公司的盈利潜力。

新工厂建设有阻碍,上海工厂成重要生产基地

在特斯拉目前的产能规划中,上海超级工厂已经成为仅次于加州工厂的第二大生产基地。特斯拉在财报中公布了目前各个工厂的产能现状,其中上海超级工厂的年产能大于45万辆。特斯拉表示,由于美国需求强劲,以及全球平均成本优化,上海超级工厂转型成为特斯拉的主要汽车出口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最新文件显示,今年6月,特斯拉在2020年5月签订的营运资金贷款合同已经到期,该贷款协议已经终止。根据此前新京报报道,特斯拉在去年5月9日曾宣布,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上海自贸试验区分行签订2020年流动资金贷款合同。

根据2020年营运资金安排,特斯拉上海可能会不时通过无担保的循环工具提取资金,最高可达40亿元人民币。当时特斯拉称,该合同到期时,所有未偿还贷款将在首次贷款一年时到期,而且贷款只能用于与上海超级工厂生产有关的支出,该贷款合同的签订主要是为了上海超级工厂增产。

在今年4月,特斯拉就披露称公司已完全偿还与上海超级工厂支出相关的6.14亿美元贷款,相关的贷款合同已经终止。该合同终止后,公司债务和融资租赁表中包含的固定资产授信项下未使用的7.58亿美元将不可再用。

在此次向SEC递交的文件中,特斯拉提及公司目前的在建工程包括上海超级工厂的扩建,但并未披露详细细节。今年6月2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期)第二阶段正式竣工,并在7月5日开始调试,标志着上海超级工厂一期建设完毕。

目前特斯拉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和德国的柏林均在建设新的工厂,但建设进度并不乐观,其中德国联邦环境局向特斯拉的德国子公司发出通知并处以1200万欧元的罚款,指控特斯拉未遵守与市场参与通知有关的适用法律以及与该通知要求的报废电池产品有关的回收义务。

针对特斯拉的反对意见,德国联邦议会向特斯拉发出了一份日期为今年4月29日的修订罚款通知,将原罚款金额从1200万欧元降低至145万欧元,但特斯拉在今年6月提出了新的异议,预计不会对公司的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马斯克在电话会议上再度表扬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速度,但同时强调工厂建成后仍需要长时间完成产能爬坡。“当你在一个新的地区建立工厂时,为了让工厂更有效率,你必须使供应链本地化。所以不存在剪切和粘贴这样的事情,在欧洲进行汽车生产却需要从北美发送大量的零部件,这显然是疯狂的。”

由于新工厂仍处于建设阶段,特斯拉预计2021年和未来两个财政年度中的资本支出每年将达到4.5至60亿美元。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特斯拉的未偿债务本金总额为80.3亿美元,其中10.9亿美元将在一年内到期。

电池、芯片问题困扰车辆生产

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完成近40万辆的交付量,马斯克认为,虽然公司正在www.zgysbjw.cn全力加速生产电动车,但全球芯片短缺的情况仍然相当严重。他表示,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特斯拉的增长率将取决于供应链中最慢的部分。

特斯拉在财报中表示,团队已经展示了无与伦比的快速反应能力,并减轻了因半导体短缺而造成的生产中断的情况。“我们的电气和固件工程团队仍然在努力工作,正在设计、开发和验证19种新的控制器变体,以应对持续的半导体短缺。”

马斯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芯片供应从根本上成为影响特斯拉车辆和储能产品产量的重要因素。

“我们很难说这将持续多久,因为这基本上是我们无法控制的。芯片短缺的问题看起来确实在改善,但很难预测。”马斯克表示,特斯拉能够替代部分芯片,但这不仅仅是换掉某个芯片的问题,同时还必须重写软件。“为了维持生产,寻找新的芯片、编写新的固件、与车辆集成和测试,这是一项令人难以置信的紧张工作。”

在电池生产上,马斯克透露特斯拉在4680电池上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4680电芯自身的一些验证测试已经完成,性能和寿命都没问题。但目前仍有约10%的工艺需要优化,这些是限制大规模量产的瓶颈。”

他透露,特斯拉正在与现有的供应商合作,生产4680格式的电池,但量产问题仍未能解决。在向SEC递交的文件中,特斯拉提到从长远来看,公司打算用自己制造的电池来补充供应商的电池缺口,但电池芯的成本(无论是由特斯拉的供应商制造还是由公司制造)部分取决于锂、镍、钴和/或其他金属等原材料的价格和可用性。

由于钴的价格太高,特斯拉一直希望降低电池中含钴的比例,甚至不再使用钴元素。马斯克表示,特斯拉的目标将是生产不含钴的电池,而且从长期来看,镍基电池将向铁基电池转变。

不过无独有偶的是,国际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在7月22日发布公告,称已经与特斯拉签订镍供应协议,特斯拉将从必和必拓位于西澳大利亚的子公司西部镍业(NickelWest)获取镍。马斯克在去年7月份曾表示,目前镍的供应面临很大挑战,呼吁矿企多开采镍,并称特斯拉愿意与能高效、环保开采镍矿的企业签订长期大额采购订单。

目前为了保证电动车能顺利完成交付,特斯拉将大部分的电池供应向电动车业务倾斜,使得公司的另一项业务储能产品Megapack和Powerwall的产能降低。马斯克表示,随着芯片短缺得到缓解,公司将可以大规模提高Powerwall的产量。

“我认为特斯拉有机会在明年达到100万台Powerwall的年化率,也许会达到每周2万台的水平,不过这取决于电池供应和半导体。但就需求而言,我认为每年可能有超过100万辆Powerwall的需求。”在二季度的财报中,特斯拉的发电和储能业务的营收已大增至8.01亿美元,去年同期这一业务收入为3.7亿美元。

马斯克表示,明年电池供应商对特斯拉的供应量将翻倍,公司亦有望在今年实现50%以上的交付量增长。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林子 编辑 徐超 校对 杨许丽

离思·曾经沧海难为水相关的描写水的诗句:

    无相关信息